耿明:盖茨基金会希望团结更多慈善家投资扶贫领域

发布日期:2018/11/22 23:00:00 编辑:耿明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副主任 耿明

 

谢谢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代表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时隔两周再次来到上海,盖茨先生两周前来到进博会,然后在贸易和创新的论坛上作了主旨发言。这次非常高兴来参加我们PPP的融资论坛,因为时间关系,我首先介绍,在座的大家都知道比尔盖茨,但是提起比尔盖茨梅琳达基金会,大家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做什么。这一环节解释一下我们基金会在全球做什么,在中国做什么,以及紧扣今天讨论的主题,我们在扶贫领域我们做什么。

 

盖茨基金会是由比尔盖茨先生出资成立的基金会,我们的工作宗旨是创造一个人人都可以健康而富有成效生活的世界。这里面两个主题词,一个是“健康的生活”,第二个“富有成效的生活”。这就决定了盖茨基金会的宗旨,也是盖茨基金会的工作方式。我们所有的工作都跟扶贫相关,或者是都是扶贫工作非常重要的有机的组成部分。

 

我们一共为四类人群服务:第一类是确保为成年人健康的生存和发展。我们现在正在执行联合国的千年目标,可持续目标。从2000—2015年我们做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看过去的50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由过去的2000万降到600万,这是非常大的进步。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在现在这么发达的情况下,依然有600万儿童死亡,这还是一个不可以接受的事实。所以这部分人是我们的工作对象;第二部分人是贫困人口中的妇女,我们希望通过妇女和女童来帮助她们可以过一个更加美好的生活,那么第三群人就是如果看贫困人口的话,传染病现在伤害的还是贫困人口,在城市发达地区这一疾病谱已经是一些慢性病,所以这是第三部分人群,第四部分是要看需方,供方是各个国家的政府用于改善贫困人群的投入,另外他们用于援助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投入,还有一部分是像盖茨先生这样的慈善家,他们贡献自己的资源,来改变这种不公平,我们也是跟这样的一些政府还有慈善家进行合作。完成我们这一使命。所以这是我们在全球所做的工作。

 

在中国,我们做三件事。2007年我们来到中国,现在我们已经是11年了,所以第一件事是跟使命宗旨非常密切相关,我们就是助力中国,应对中国的发展和公共卫生的挑战,这一领域我们做艾滋病、做结核病的防控,包括控烟和扶贫。第二个我们非常看重中国创新的能力,像一些药物研发、疫苗研发等方面也在与中国积极开展合作。第三个是在国际发展领域,因为国际交流中心的肖主任业介绍了,中国在这方面大力推进国际发展和援助非洲一些国家,在这方面我们希望助力中国,将中国好的经验介绍出去。通过一些项目合作的形式。那么大概是这么三件事。

如果聚焦到扶贫,我特别简单,精准扶贫是三年前就是助力2020年我们实现精准扶贫的目标,我们也展开了与中国政府的合作,和中国方方面面的伙伴,大概选了5个领域,看一下我们精准扶贫领域依然这个5000万,刚开始过去是7000万,看成因42%是因病致贫和返贫,所以我们第一个项目跟国家卫计委合作强化基层卫生体系的这一项目。这一项目的宗旨,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详细介绍,但是希望的是贫困人口我们希望可以少得病、晚得病,不要因为得了病再掉回贫困去,在这方面有一个好的医疗服务,能够有好的机制的保险和各个方面的补偿就变得非常重要。第二块就是如果看代际贫困的话,是有两个非常大的手段,第一个就是孩子出生要有一个非常好的营养,因为好的营养,是有一个非常好的大脑发育和认知发育满足他的需求,这样孩子在上学和以后工作的时候会有一个更好的智力的基础,这个是一个打破代际贫困的非常重要的手段。第三个领域是我们精准扶贫的成因里面,看贫困人口的资金支持,他也需要发展,可是资金的支持他能够得到贷款,能有更好的金融服务,他也是非常需要的。我们知道现在咱们中国的数字金融,特别是数字支付在全球领先,怎样通过数字金融、数字支付,还有包括征信体系方面能够下沉到农村,能够真的用于贫困人口受到这方面的益处。我们希望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

 

最后就是两块,我们还跟国家扶贫办也有合作。那这两块实际上我们做两块工作,第一块实际上刚才包括前一个论坛大家也有所提及,其实在中国过去千年目标的实现上,全世界70%的成绩来自于中国,中国的成绩举世瞩目,前所未有。这方面,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可以有很多的经验、模式、创新做法是可以学习借鉴的,在这方面我们希望有更好的整理,可以有更好的一种传播方式,将中国故事、中国方式让其他国家借鉴,因为这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财富。另外一块很关注的是在2020年精准扶贫以后,其实贫困它不是马上就是解决了,贫困它是有新的挑战,对于贫困的再定义或者是对贫困问题,可能更多关注于社会服务的不公平方面等,这方面我们也在做一个2020年后,就是精准扶贫后战略研究,这方面我们也是在与国家扶贫办合作。

 

最后一块,我们也非常想呼吁,通过我们的实践,现在中国的扶贫其实是有非常好的经验,特别是政府的支持是非常巨大的。但是实际上我看孙会长在前一个论坛也提到,我们社会资源的参与,包括现在的慈善家,社会组织的参与实际上是有巨大的空间,我们一方面想通过团结或者是携手更多的中国慈善家,在扶贫领域做更多的投资,资金进来以后社会组织可以特别为乡村社会服务方面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那在这方面我们也在积极进行一些探索。

 

 

 

 

上一篇: 积极规范运用PPP模式 加大高质量公共服务供给补短板

下一篇: 2019第五届中国PPP发展(融资)论坛成功举行——规范协同创新,推动PPP事业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