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瑜:英国发展新区以及PPP的经验和实践

发布日期:2018/11/23 22:32:00 编辑:张倩瑜


伦敦大学学院巴特莱基础设施中心主任 张倩瑜

 

感谢各位领导,今天谈论的主题非常有意义,园区和新区这一概念,实际上最早它是出现在1977年皇家规划学会的一场学术论坛。那时候英国老百姓被两把刀所杀,一把刀是长期的物质停滞不前,然后是工资不涨,产生了巨大的贫民窟。为了化解这一困境,然后说划定新区,第一个让资金和人才进得来,第二个鼓励民间资本,第三个降低政府干预。所以做这三件事,然后撒切尔上台推动了,也推动了英国金丝雀码头的新建。

 

园区和新区概念在英国本身是有创造性、进步性和改革性的意含。PPP概念是1992年开始,但是把英国PPP推向高峰的是新工党,这是偏左派的政党,而PPP本身是偏右派的政策。为什么新工党推一个右派的政策呢?显示了PPP本身具有二元性,一方面它可以提升效率,一方面可以维护所谓的社会公平、社会正义,以这种方法让社会大众普遍享受到优质的公共服务。

 

第二个就是各位知道中美处于贸易战,战况进入相持阶段,最后谁胜出看双方的忍耐力。当然我个人是比较看好中国,不管最后面结果如何,我想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都有重大的影响,特别是基础设施领域,一方面是在金融环境,我想它会紧缩,另外是在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角色扮演,从老二变成老大,开始独领风骚。对于基础设计建设的工作人员而言,都有一个新的时代使命,在这样的驱使下,在园区建设的规划领域里面,基本上我感觉到站前是出生阶段,是求友阶段,是非常注重落地的速度。之后是求好的阶段,面对巨大的存量,怎样在现有存量之下将它优质化,而且所有新加的量基本上能够达到所谓的世界标准,这个我感觉到是中国所有基础设施领域里面的共同挑战。

 

在这样一个历史的关键点我想谈一下英国过去20年来一个很成功的案例,这一地区在维多利亚时期,是伦敦所谓的小麦和煤炭的转运站,所以当时的繁华情况基本上是整个大英帝国的繁华写照,然后慢慢地没落了,成为了“三多”地方,犯罪多、毒品多、妓女多。这非常难以想象,这么好的区位为什么产生这样一个结果,英国政府从1980年末、90年代初开始准备翻转这一区域,这谈何容易,因为原本在这一区域的是中下阶层,是比较难以教化的一部分人群。怎样借用一个翻转的手段,让整个的区域的特质得以改变。

 

我个人认为可以用《易经》的理念,解释这一项目的成功。《易经》的乾卦里面有一个卦词叫“元亨利贞”,万世万物走过一个过程,如果每一步都踏稳,结果就是好的。新区发展过程里面,“元”是什么意思?就是战略目标首先要定好。无论是伦敦是政府,或者是所在地的区政府,对于所在的区域他们称之为机会区,换句话说它是被低估的区域,这一机会区在伦敦市的区位定位和区势地位是好的。怎样展翅高飞呢?一个是你推动的策略顺序要对,第二个整个治理结构要够有效率。首先基本上英国政府做这件事就是将欧洲之星,连接伦敦和巴黎的高铁线由南岸挪到这一地方,因此就是欧洲之星本身可以带来很多优质的流量,流量本身没有相关的配套人是留不住的,它是以一个TOD加上一个周边区域的区块发展,两者密切契合,产生一个宗效,这个效果非常卓重,推进顺序上英国政府做得非常对。在所谓的治理结构上,基本上他们两步走,两步都是以PPP的结构。

 

在“亨”的部分他们配合做好。然后就是利的部分,你做得好,让周边人获利,获利他们处理非常好,不仅仅是打小算盘,不是厂商的获利,而是社会层面大盘的获利。相关人等包括原本的居民和周边的居民,未来的旅客等他们都获利,他们非常强调公共空间、绿地,保留地以及古迹等相关维护,总共21幢古迹只拆了2幢,留了19幢,自然生态保护区留下来,以非常有创意的自然活化的方法,将古迹转化成生产的空间。现在这一区域成为所有人流连忘返的区域。在社会层面、基本层面能够交代过去。

 

他们的股权结构非常稳定,股东主要是当地的地主,地主持股一直很稳定没有出托,一直到了完成80%左右的时候,他们还开始私托。一开始,他们是经营卖给养老基金,养老基金这一次的转换能够让他们把原本的投资释放出来,获得很大的利润。这样一个内部循环和滚动开发的方法,基本上让这个项目虽然总投资额目前已经投资了30亿英镑,最后面可能40亿,但是投资方基本上投进去的钱只有两、三亿英镑,是属于非常高杠杆的方法带动整个区域的翻转,这一项目成为英国很多新区开发的典范。

 

 

 

 

 

上一篇: 积极规范运用PPP模式 加大高质量公共服务供给补短板

下一篇: 2019第五届中国PPP发展(融资)论坛成功举行——规范协同创新,推动PPP事业高质量发展